实时搜索: 云歌身边的小太监是谁

云歌身边的小太监是谁

962条评论 1817人喜欢 2675次阅读 789人点赞
搜一本女主叫云歌是王爷的小妾的穿越小说 , 女主叫沈云歌的小说名字是什么 , 一部小说,女主叫云歌,男主叫雪,男主是神仙,男配是坐轮椅的残疾人,男主为了救女主死了,和男配融合在一起了,叫什么歌 , 云中歌里云歌和弗陵的一年之约是? ...

搜一本女主叫云歌是王爷的小妾的穿越小说: 《绮梦璇玑》
作者:峨嵋
简介: 腹黑王爷与乌龟美女大PK。过程轻松小白,结局保证完满。
美女,身为一代腹黑大BOSS的王爷赵见慎见得多了,没见过谢璇玑这么难搞定的……
利诱没有成效,虽然这个女人爱钱,却从不肯白占便宜。
送她胭脂花粉首饰珠宝,拿去换钱逃跑。
甚至许以王妃身份她都不屑一顾。
色诱是目前看来最有效的,可惜还是次次功败垂成。
对她温柔,她怀疑他有阴谋。
对她冷淡,她全无所谓。
对她刁难,基本上都无功而返,任何问题到了这个女人面前都会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解决。
这个女人对他的回应就是一句:“除了金银古董,别人用过的东西我都不要!”

女主叫沈云歌的小说名字是什么: 主要讲述了前世为一名军人的叶璃,穿越为尚书府嫡长女,定王妃,后与定王墨修尧之间的爱情故事。
中文名称
盛世嫡妃
别名
盛世良缘
作者
凤轻
类型
穿越
已完结

一部小说,女主叫云歌,男主叫雪,男主是神仙,男配是坐轮椅的残疾人: 烈火如歌(明晓溪),女主应该是叫烈如歌

湖南卫视电视剧云中歌最新两集剧情:   第5集 纵使相逢不相识 只愿故人心不变
  孟珏推门进来,发现云歌累极,精神委顿,与她打赌,若是明日七里香放她半日假,就要她到城东桥头等他。第二天,云歌发现原来孟珏早就采取对策,让自己轻松下来。霍成君来到无名居见了孟珏,她素来聪慧,讲起自己从小受母亲教导,身负霍家荣辱,不会轻易喜欢别人,直言询问孟珏接近自己的目的。孟珏承认自己是想通过她结识霍光,期求得到他的赏识,谋求一官半职,他的坦率反而博得霍成君的好感,答应为其引荐。云歌没等到孟珏,回去时看见忧心忡忡的许平君,暗暗祈祷刘病已早日回到许平君身边,两人走在街上,遇见孟珏和霍成君,霍成君无意中见到许平君身上掉下的玉佩,她识得这正是皇室王孙专有的雕龙玉佩,回家后马上告诉父亲,父女两觉得刘病已就是卫太子之孙,隐忍多年,心头之剑早已盼着出鞘。云歌再次请求孟珏救刘病已,孟珏要求她不要询问自己救人的方法。很快,刘病已被释放,正在七里香送菜的许平君和云歌大喜奔到住处,听到云歌的名字,刘病已没有什么反应,云歌非常失落。晚上,云歌做了菜为刘病已接风洗晦,刘病已谈到自己入狱出狱都很蹊跷。这时,孟珏和昌邑王一起过来了,看见昌邑王好色爱酒,左右逢源,刘病已眼神多了一丝复杂。云歌对刘病已的过分上心,让孟珏不由得旁敲侧击起来,引起了刘病已的注意,他独自来到厨房,质问云歌为什么要接近他,云歌仍是说因为许平君和刘病已曾经对她的帮助,刘病已却以为云歌是受人指使企图利用美人计来杀自己,他在重回酒席时当众表白对许平君至死不渝的感情。许平君将云歌当成恩人,要与她结为姐妹,刘病已的眼神却很冷淡。孟珏一路跟着云歌,看着她因为“陵哥哥”伤心流泪,哭喊着要自己还给她等了九年的陵哥哥,不甘痛苦下要强吻云歌,云歌打了他一巴掌,哭着走了。第二天早上,孟珏竟然不告而别,云歌心神不定,做坏了菜,许平君主动帮她掌勺。她心情郁郁走到街上,发现了行色匆匆的刘病已,帮他躲过两个人的追踪,还给他做了好吃的菜,告诉他自己到长安是寻找与自己有九年之约的男子。刘病已告诉她九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切,而云歌却说改变的是时间,不变的是心。
  第6集 云歌心有千千结 城西偶遇刘弗陵
  刘病已为云歌吹笛,云歌说他以前的笛风优雅情长,现在是悲凉沧桑,当刘病已追问时,云歌却没有提到真实的过往。许平君回来,看见二人坐在一起吃饭,本没多想,可是刘病已听说孟珏已经离开客栈,让云歌搬过来住,饶是许平君光风霁月,也不由得表情微微僵硬,而云歌却因为能接近刘病已欢喜。刘病已和许平君帮云歌搬家布置,刘病已还帮她画了长安地图。,许平君虽识字不多,却极为熟悉长安风土人情,为她细细讲解。云歌挂画,不小心踩翻了凳子,刘病已接住了她,正好被许平君看到,云歌慌忙解释,许平君一笑离开。晚上,许平君来找云歌,对月盟誓,二人正式结为姐妹。两人把酒谈天,许平君说刘病已身世凄苦,自己十岁与他结识,早已认定非君不嫁,要云歌拿他当亲大哥,还提到孟珏对她有情,猜测她失魂落魄便是因为孟珏不告而别,云歌落荒而逃。云歌发现自己竟然对孟珏多了牵挂,纠结下,留书说要寻找做菜灵感出门了。上官小妹自小入宫,刘弗陵虽对她无意,但怜她年幼离家,便多了几分怜惜,对她如同亲妹,教她吹笛,下棋,在生活上也颇为照顾,常有赏赐,上官小妹早对刘弗陵动情,因他迟迟不愿与自己圆房暗暗着急。刘弗陵从小就生了一种怪病,天气变化之时就会生出疹子,瘙痒难受,听说牟神医住在城西,和贴身太监于安乔装前往问医,在街上与云歌擦肩而过,他的随身玉佩的编绳断掉,便让于安保管。因为晒了太阳,刘弗陵的疹子已经蔓延到脸上,二人到了神医的家,却被村民告知神医出外云游。刘弗陵走到河边,云歌也在木桥上,离开后踏起了木板,刘弗陵站立不稳,掉入水中,云歌拉了他上来,正帮他烤衣服,却发现一位盲眼老奶奶喊着“百合”走到了河边,云歌忙跑上前拉住她,被老奶奶当作孙女,云歌为安慰老人,默认下来,和赶来的老人孙儿阿福一起送了老人回家,刘弗陵也跟了过去,云歌与阿福拉钩许诺一定会再来看望老人,看见刘弗陵脸上的红疹,云歌采了草药捣烂,给刘弗陵涂上,真的让红疹消退了,云歌的一举一动,都让刘弗陵有似曾相识之感。
  

云中歌里云歌和弗陵的一年之约是?:   第20集 云歌答应入宫一年 孟珏历数霍家罪状
  上官小妹弄了一个秋千请云歌一起玩耍,云歌看见秋千不由陷入曾经美好又痛苦的回忆,她不忍小妹失望,收拾心情,笑着为小妹推秋千,谁知秋千被动了手脚,小妹摔伤了手,心怀不轨的阿紫当即指责云歌谋害皇后。上官小妹受了轻伤却昏迷不醒,太医诊断是中毒,阿紫言辞之间处处指向云歌,霍光要将云歌打入大牢,刘弗陵拦住他,说当务之急是救治皇后,广贴皇榜,招纳名医。孟珏揭榜进入宫中,推断出凶手是将无色无味之毒粉抹在秋千的绳索中,目标是皇后与云歌二人,毒粉只有氐族人才懂得使用,霍光仍说云歌有疑,刘弗陵和孟珏都认为应该查明巴图索来到京城后来往的人。计谋没能成功,霍母对并不知晓的霍光交代这是自己的一石二鸟之策,霍光感觉孟珏已经成为霍家心腹大患,将霍家陷入不利境地,霍母说刘弗陵和孟珏现在只是为了让云歌脱罪才站在一线,终究会为情敌对,总有借刀杀人除去孟珏的机会,霍成君在母亲的逼视下说出自己会亲眼看着孟珏生不如死。刘弗陵行赏孟珏,如他所愿封他为谏议大夫,还让他前去医治同门的百合。刘弗陵与云歌夜观星辰,十年思念,却落得现在局面,刘弗陵希望云歌陪伴,却担心她深陷宫中处境危险,他拿出珍珠绣鞋,提议十年换一年,如若一年后她仍是要走,会真心欢喜的祝福她,云歌叹惋他为何就是皇上,却敌不过他宽容深厚的情意,答应了他。刘弗陵将云歌安置在宣室殿,除了抹茶外,还安排了曾与云歌交好的宫人富裕服侍她。云歌带二人逛到李夫人的昭阳殿,见宫女橙儿娇俏可爱,做事勤谨,让于安调她到了椒房殿服侍皇后。她回去时遇到霍成君,霍成君讽刺她假装清高,终究还是到宫中追求富贵,并且脚踏两只船,云歌说孟珏与她无关,而她现在一心守护小妹,谁也不能伤害她。孟珏在早朝之时历数霍家二十余条罪状,将霍家家奴子侄的丑闻一一曝露,霍光虽气怒,却也知道现在不能轻易对付孟珏。霍成君说孟珏虽数罪众多,却不敢轻捋虎须,无一罪状真正涉及霍光,现在霍府树大招风,急需诊治,建议修身养性,平息众怒。霍光深惋霍成君竟是女儿身。霍光夫妇到宫中看望小妹,言谈亲热,教她取悦皇上,霍光暗示她提防云歌,在必要的时候为霍家说话,上官小妹说自己任事不懂,帮了倒忙就不好,霍母连忙安慰她只要听霍光的话就好。霍成君偷听到小妹询问橙儿来到椒房殿的缘由,她等橙儿走后告诉小妹,云歌心机深重,竟然还在她身边安插眼线,皇上只顾和云歌玩乐,冷落于她,让她小心提防云歌。

小说中云歌和刘弗陵什么时候圆房原文: 刘弗陵命于安帮他换过衣服,又擦了把脸,将仪容收拾整齐。

云歌进去时,只看他坐在案后,除了面色有些苍白,看着反而比前几日更精神。

云歌心中未有喜悦,反倒“咯噔”一下。本来想问的话,突然都不想再问了,如果这就是他想让她知道的,那么她就只知道这些吧。

她安静地坐到他身侧,抱住了他,头窝在他的颈窝。

刘弗陵轻轻抚着她的头发,微笑着说:“等我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,我们就去骊山。天寒地冻中泡温泉,别有一番滋味。去年你身上有伤,又在和我闹别扭,所以身在骊山,却没有带你去温泉宫住过。”

云歌笑:“不说自己是个大骗子,反倒说我和你闹别扭”

如果当年,他将身份、姓名直言相告,一切会如何?

她们是否就没有了那么多错过?只怕不是。

云歌回知道他在一年后,就违背了诺言,娶了上官小妹。她也不会来长安,就不会遇见孟钰,她也许回认识草原上的鹰,两人结伴飞翔。

如果真是那样,肯定比现在好。

云歌看刘弗陵一直不说话,问道:“陵哥哥,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在想,人不能说假话。”

刘弗陵这才发觉她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绸衫,没好气地说:“你就不能披件衣服再过来?”

云歌身子微微有些发抖,刘弗陵以为她冷,忙把被子裹紧了些,拥着她,想用自己身上的暖意赶紧替她把寒意驱走。

云歌在他身侧躺了会儿,开始不安分起来,像拧麻花一样,不停地动来动去,刘弗陵头疼:“云歌,怎么了?你老是动来动去,当然睡不着。

云歌不说话,只是挨着刘弗陵的身子蹭来蹭去,刘弗陵突然担心起来,半支起身子问:“云歌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我让于安传太医。”

“啊!”

云歌突然大叫一声,一把推开了刘弗陵,似乎十分气恼,用力捶着塌。

刘弗陵一头雾水,脑子里面已经前前后后绕了十八道弯,就是面对霍光,只怕这会子也绕明白了,却仍然没有明白云歌为何会这样:“云歌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云歌用手掩面,长叹息!

刘弗陵不再说话,只静静看着她。

云歌挫败后的羞恼渐渐平息,她转身侧躺,和刘弗陵脸脸相对:“你真是个木头!”

“嗯?”

刘弗陵的疑惑未完,云歌的唇就落在了他的唇上。

他心中巨震,身子僵硬。

云歌的唇在他唇畔温柔地辗转,一点点诱惑着他的反应。

他终于开始回应她的温柔,刚开始是小心翼翼的笨拙,只是在回应她,渐渐地,一切都成了本能,变成他在索取。

这本就是他等了多年的缠绵,一经释放,迅速燃烧。云歌不知道何时,早忘了初衷,脑中一片空白,身子绵软欲飞,只知道紧紧地抱着他。

刘弗陵的吻从云歌唇上缓缓下移,温柔地吻过她的脸颊,下巴,在她的颈边逗留,最后在她的锁骨上重重印了一吻后,蓦得停了下来。他将云歌紧紧抱在怀里,却只是抱着。

云歌茫然若失,轻声叫:“陵哥哥?”

刘弗陵声音沙哑:“不许再闹了,好好睡觉。”

云歌不依,在他怀里扭来扭去。

已经明白云歌意思的刘弗陵只觉得如抱了个火炭。

薄薄的绸衣,未把诱惑隔开,反倒在蹭磨间,更添了一重若隐若现、若即若离的魅惑。

云歌却压根不知道自己的身子早已经将一切点燃,还一脸沮丧地不肯罢休,唇凑到他耳边,轻轻去吻他的耳垂。

刘弗陵忽地坐起来,用被子把云歌一裹,抱着“被子卷”就向厢殿行去。

云歌一边挣扎,一边破口大骂:“臭木头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!”

刘弗陵把云歌扔到她的榻上,对闻声赶来的于安和抹茶说:“看着她!天明前,不许她下榻!”说完,匆匆返身回寝宫。

云歌在他身后大叫:“臭木头,这事没完!”

刘弗陵却理都不理她,扬长而去。

“啊——”云歌握着拳头大叫,满面涨红,泫然欲涕。

于安和抹茶面面相觑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云歌的确是个从不食言的人,她说没完,就肯定没完。

刘弗陵的头疼与日俱增。

云歌对男女之事半通半不通,也没有人请教,却深谙书中自有一切。宫中收录的秘书都被她翻了出来,今天雨意,明天霓裳,一天一个花招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于安渐渐看出了名堂,差点笑破肚皮,于是更多了一个人添乱。冤孽总有意无意地帮云歌制造机会,乐见其成。

刘弗陵有一种很荒唐的感觉,觉得宣室殿的人看他像看一只白兔,人人都盼着云歌这只狼赶紧把他吃了。

晚上,云歌一晃一晃地走进寝宫,刘弗陵就站了起来:“今天晚上秋高气爽,不如去太液池划船玩。”实际原因是,他实在不敢和云歌再在一个屋里待下去。

余个斜睨着眼睛看他,考虑了一瞬,点点头:“好吧!”

刘弗陵只盼着游完船后,云歌能累得倒头就睡,不要再折腾了。

于安命人将木兰舟放入湖中。

云歌和刘弗陵一人拿着一根浆,把船荡了出去。

平常,云歌都会有很多话,刘弗陵若有时间陪她玩,兴奋之下,她的话就更多。可这会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脑子里琢磨一些别的事情,话反倒少了。

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并肩坐在船上。

秋风拂面,夜色清凉,云歌想到这几日的行为,忽觉得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羞赧和难过。

两人一直划到了湖中心,云歌都只是默默划船,一句话不说。

时不时,会有几点萤光翩跹而来,绕着他们飞翔,闪烁几下后,又在桨声中离去。

萤光明灭中,垂首而坐的云歌,忽而清晰,忽而模糊,不见白日的嘻嘻哈哈,只觉她眼角、眉梢都是心事。

两人不知不觉地都停了桨,任由水流轻摇着船。

云歌仰躺在船板上,望着天上密布的星斗,呆呆出神。

刘弗陵躺到她身侧,也看向了天空。

夜幕四下笼罩,星辰低垂,有将人包裹其中的感觉。

水面如镜,映照着上方的苍穹,仿佛是另一个天幕,其上也有群星闪耀,与上方星辰交相辉映。

抬头,是星光灿烂;低头,还是星光灿烂;中间,还有无数萤火虫的茕茕光芒,也是星光灿烂。

迷离扑朔,让人生出置身碧空星河的感觉。

云歌喃喃说:“我以为我已经看尽世间的星辰景色,没料到竟还有没赏过的景致。”

她不自觉地往刘弗陵身旁靠了下,刘弗陵退了退,云歌又靠了一点儿,刘弗陵又退了一点儿,身子紧贴在了船舷上。

云歌并无别的意思,见他如此,心内难受:“我是洪水猛兽吗?我只是想靠着你的肩膀。”一转身,背对着他,面朝船舷,静静而卧。

刘弗陵心内伤痛,去抱云歌,入怀的人儿,身子轻颤:“云歌,你不是洪水猛兽,是我不能……”刘弗陵语滞,是我不能要你,不敢要你,因为我不能许你将来。

云歌问:“不能什么?”

好一会后,刘弗陵轻声说:“现在不能,这件事情应该等到洞房花烛夜。你的夫君会把你的红盖头挑落,他会陪着你走一生,照顾你一生。”

云歌眼中有了泪珠:“我的夫君不就是你吗?”

刘弗陵不能出声。

云歌擦干眼泪,转身盯着他:“你不肯娶我吗?”

“我当然肯。”

云歌拿起他的袍角,和自己的裙角绑到一起,又想把自己的一缕头发和刘弗陵的系到一块:“天为证,水做媒,星做盟,萤火虫是我们宾客。今夜起,你我就是结发夫妻。”

刘弗陵强笑着按住了云歌的手:“云歌,不要胡闹!”

“我哪里胡闹了?你刚说过你肯娶我,而我愿意嫁你,你情我愿,哪里有胡闹?再好的洞房,好的过今夜的天地、星河吗?再美的花烛,美得过今夜的萤火虫吗?”

刘弗陵去解两人绑在一起的衣袍:“夜已很深,我明日还有事情要做,该回去歇息了。”

云歌去拽他的胳膊,想阻止他揭开两人的“纠结”,却拗不过他的力道,眼看着刘弗陵就要解开交缠的结,云歌急得索性整个人赖到他怀里,抱住了他,两人身子纠缠到一起。
发结夫妻2
一个用力推,一个拼命地抱,船剧烈地摇晃起来,刘弗陵说:“快放手,你再胡闹,船要翻了。”

“翻就翻,大不了一块淹死。”云歌不但没有松力,反倒抱得更紧。

刘弗陵不敢再推她,只能由她去,船的晃动渐渐平息。

水天茫茫,竟是逃无可逃!刘弗陵这才知道,他提议来划船,绝对是个错误。

云歌温柔地说:“你叫我一声‘娘子’,或者‘夫人’,好不好?”

刘弗陵哭笑不得,云歌是变尽了法子,逼着他承认两人已经“成婚”。索性闭起了眼睛,不再理会云歌。她闹累了,自然会回去。

云歌趴在他身上,轻轻吻了下他的眼睛,他没有反应,又轻轻吻了下他的另一只眼睛,他仍没有反应。

她吻过他的每一个五官,最后在他唇畔流连不去,每一次的碰触都倾诉着爱恋,每一次的辗转也都诉说着爱恋。

他的身体渐渐在背叛他的理智,他努力去想着霍光、刘询、刘贺,可最终发现,他们在他脑海中渐渐模糊,最后只有一个绿衣女子,一笑一嗔,一怒一喜,在他心头越发分明。

云歌使尽花招,他却一无反应,不禁在他唇上重重咬了下,宣泄着恨意。

他无声地叹息,猛地伸臂,一个反身将她压在了身下,深深地吻住了她。

缠绵的亲吻,温柔的眷念,彼此的爱恋,在唇齿间交融。

他带着她飞翔,却在刚刚升起时,又停了下来。

他的吻落在她的锁骨处,不肯再前进。

云歌这几日看了不少“淫书艳图”,已非第一日的茫然不解,她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欲望。伸手去解开他的衣袍:”陵哥哥,我已经是你的妻子。”

刘弗陵打开了她的手:“云歌,不行!”

云歌眼中有泪,开始解自己的衣衫:“刘弗陵,我就要做你的妻子,就要做!就要做!就要做!不管一年,一个月,还是就一天!你为什么不懂?我不要天长地久,我不要白头偕老,我只要我们在一起时,真正活过,真正彼此拥有过。你不是不是怕你要了我后,将来就没有人要我了?你放心!我肯定能找到人娶我,他若因此看轻我,这种男人不要也罢!”云歌的泪珠簌簌而落,衣衫半褪,刘弗陵握住她的手,眼中有痛楚、有眷念,两人之间不敢面对的话题,被云歌摊在了眼前。

云歌,不是我不懂,是你不懂。你在我生命中留下的印记越少,你将来才会越容易遗忘。

刘弗陵帮云歌拉拢衣衫,淡淡说:“男人不喜欢太主动的女人。”

云歌盯着他的眼睛:“你骗人!你在担心什么?你怕我忘不掉你?陵哥哥,身体的印记和灵魂的印记哪个更重?如果你希望我忘记你,我会忘记的。”云歌的泪滴在他手上,“有人活到就是,却没有快活过一日,有人只活到十九,真正快活过,我宁愿要后者。”

云歌的泪珠若有千斤重,打得他的手再无力气。

云歌轻声说:“陵哥哥,从我懂事起,我的心愿就是做你的妻子,你非要我心愿成空吗?你老是想着明日的事情,却忘记了今日正在让我落泪,为什么不能让我现在幸福呢?你能给我现在的快乐,你还能给我很多、很多快乐,为什么不愿意呢?”

刘弗陵心头一震,手缓缓松开。

云歌的泪珠沿着脸颊滑落,如同断线的珍珠,一颗颗,又密又急。他徐徐伸手接住,在云歌凄婉、哀求的眼神中,他眼中也有了湿意。

他低下头挽起云歌的一截衣裙,和自己的衣袍精心打了死结,牢牢系到了一起。又挽起云歌的一缕青丝,和自己的一缕黑发结到了一块。

抬头时,他微笑着握住了云歌的手:“天地为凭,星辰为媒,你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妻。”

云歌破颜为笑,刹那间,令满天星辰失色。

罗带轻分,云裳暗解。

黑夜如酒,银河如洗。

空气清凉,但他们的相拥相抱,温暖异常。

他的动作,缓慢、笨拙,却轻柔、迷醉。

似水的年华在这一刻停滞。

天上的星光璀璨,水中星光摇曳,半空荧光闪烁。

船儿摇晃,时缓时急,一圈圈的水晕荡开,光华氤氲,若水天同舞,星辰共醉。

  • 175 70r14轮胎几个气压

    office2010怎么安装啊?怎么没有 setup文件呢,至前安装成功了,重装了遍系统不会安装了: 先从网上下载一个office2010软件包,然后解压,如下图:然后双击文件夹里的setup.exe开始安装,勾选“我接受协议条款”点击下一步,弹出 点击自定义,否则它会默认系统安装位置,就安到C盘了这样影响你电脑运行...

    353条评论 3689人喜欢 3003次阅读 486人点赞
  • msata固态硬盘哪个好

    SG Wannabe这个组合现在在干什么?为什么自从2011年发完专辑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?出了什么事吗?: 金永准好像赋闲在家,李锡勋当兵去了,金振浩偶尔去大学或者医院无偿唱歌,蔡东河的死对他们的打击太大都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,估计这两年他们不太可能出专辑或者上电视 ...

    582条评论 4977人喜欢 2725次阅读 339人点赞
  • m2为什么大

    新安的WAMP是粉色的,不能用,请问有什么解决办法啊!: 当安装完成wamp后,打开localhost或ip时发现已经可以运行了但想使用phpmyadmin时,发现提示如下内容:You don't have permission to access /phpmyadmin/...

    567条评论 1773人喜欢 2351次阅读 209人点赞
  • nt多久去做

    天龙八部中丐帮的门派Boss在哪杀: 丐帮BOSS孙立者刷新时间:8小时定点刷新出现位置:大致坐标(44,38)就是演兵坛的酒坛子那BOSS等级:23级掉落物品:珍兽技能书、染发剂、新莽神符1级等 ...

    830条评论 6387人喜欢 3823次阅读 664人点赞
  • 15款速腾音响几个喇叭

    win8.1一打开cad14关掉登陆界面就卡死怎么办: 方法1:在任务栏单击鼠标右键,弹出快捷菜单,把鼠标移动到“工具栏”上,会弹出子菜单,看看其中的“语言栏”有没有被选中,如果没有选中,单击选中“语言栏”,一般会显示输入法图标。 方法2:依次单击“开始→设置→控制面板”...

    215条评论 2248人喜欢 2643次阅读 935人点赞